当前位置:/ > 患者关注 >

自传《黑洞与阳光》连载(三十五)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06     点击在线咨询
 
标签: 保法肿瘤医院 缓释库疗法 于保法教授 肿瘤治疗 肿瘤过度治疗 分类: 自传
3.12不要对癌症病人过度治疗
 
  面对癌症,大多数患者走着这样一条路:先手术,花掉数万元;然后化疗,花掉数十万元;不行再放疗,再花掉数十万元甚至几十万;接着转战南北的中医治疗,花掉数万元,最终人财两空,这就是癌症“黑洞”在套取人类的钱财和生命。
  亲人离去后,很多人会发现,我们对癌症并不了解,对治疗投入了太多情感和期望,反而没来得及让逝者享受最后的亲情。后悔不该让病人受那么多化疗的痛苦和放疗的折磨,无数的后悔,无数的抱怨,可为时已晚。
   我作为一名从医30多年的肿瘤医生和研究者,了解肿瘤治疗现状的途径越多,听到的“故事”越多,那种面对患者的责任感和面对肿瘤治疗现状的无助感便越发强烈。
  美国科学院院士刘易斯·托马斯博士曾经说过:“在癌症治疗中所做的很多事情——手术、放射和化疗,都属于半拉子技术。因为这些措施都是指向业已形成的癌细胞,而不是针对细胞转变成赘生物的机理。”托马斯的话如实反映了治癌失败的道理。
  这就是说,手术、放化疗只针对结果不是针对原因的。在癌症没有被攻克的目前,怎样更好地运用治疗方法,成了人们一大问题。
  我认为,科学的治疗方法应随患者病情变化及时因症施治。比如手术,对早期患者效果较好,此时手术治疗是科学的,但如果患者病情进入中晚期,癌瘤发生全身转移或者远处转移(虽然CT、B超各项检查尚未发现转移灶,但其他器官和组织已经有亚临床病灶,血液内已经有癌细胞),此时手术就是不科学的治疗,只会给患者徒增身体伤害,而对患者病情治疗没有任何作用。若勉强施行手术,可能会加速癌细胞的扩散和转移;有的患者开刀后,发现肿瘤严重粘连无法切除,只好原样缝合。多数情况下,对手术本身来说非常成功、漂亮,外科医生也很过瘾,很有成就感,但对患者病情来说没起到任何治疗作用,反而使原本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免疫力骤然下降,结果癌细胞更肆虐滋长。作为外科医生,学的是手术就得做手术,练就一双好手就是干这活的。手术有其辉煌的历史,200多年来手术在治疗疾病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能成为外科医生感到光荣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对于肿瘤的切除应有其相对的作用,对于晚期的癌症,切不如不切,但如果病人遇到了外科医生,不切他也干不了别的。不论外科或内科,我们医生应从患者病情出发,考虑如何让患者减少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命,能不切就不切,能用保守的办法就别用创伤的办法,尊重生命、珍惜生命、挽救生命,这是每一个医生的职责。
  过度治疗是物质资源的浪费,也是人力资源的浪费,更加重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以胃癌为例,20年前,诊断胃癌的平均费用约400元,而现在,平均诊断费用是2800元。假如运用比较高端的诊断技术,则平均费用会上升至8000元。而这还仅仅是诊断费用,并不包括治疗费用,治疗费用的攀升则更加惊人。在20年前,一次化疗的平均费用大约100元,而现在则上升到了近15000元,增长了150倍。不可否认,诊断的精度的确提高了,化疗的副作用降低了,但是,一个无情而冰冷的事实是,这20年里,五年生存率并没有显著的提高。药物治疗也在进步,但这种进步对患者的治疗作用来说仍然是微乎其微的。
  对晚期肿瘤患者的临终处置,我有我的看法。现代医学技术,已经完全改变了传统的死亡文化。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鼓励了人们不断拖延、推迟死亡,为回避死亡寻找借口。似乎运用大量的金钱,以及繁杂而昂贵的医疗技术,就可以将死亡无限期地往后推延。其目的,仅仅是让病人“看上去活着”!通过技术干预对抗死亡,只是对活着的人的一种“安慰”,对病人是痛苦的折磨,对于医生是展示医疗技术的大卖场。
  在这种情形下,死亡已不再与命运有关,仅仅是跟医生决定什么时候拔掉呼吸机的插销有关。
  而医院的心肺复苏(CPR)技术,本来它是被成功地用于各种意外事件猝死的患者,现在却被广泛用于不可治愈的慢性病人,比如癌症、艾滋病、老年失智症、植物人。试问专家和医生们,这样一些病人都已经濒临死亡,心肺复苏的意义有多大?每天千元以上的花费有多少意义?给病人家属又带来了什么?尽管医学上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病人已不可治愈,但病人的身体仍然被架上呼吸机、吸痰器、胃管、气管切开等一系列密布的管线,仅仅是为了使这个生命仍然可以维持心跳,实在是有些劳民伤财。
  因此,日本急症医学专家山崎这样说:“这是对一个全无意志的躯体进行迫害!把患者与家人之间最具人性的死别时刻,变成了医务人员一展雄风的战场。”
  很多时候医生其实不能承担“妙手回春”“药到病除”的赞誉,特别是肿瘤医生,因为目前世界上没有完全治愈癌症的方法。这也不能埋怨医生们。但是假如对肿瘤患者进行过度医疗,那就要怪医生了,对临终的癌症病人进行技术性“折腾”,是大错而特错。
  作为一个肿瘤医生,我见过的过度治疗的例子很多。
  我见过的很痛心的一例是烟台市某疾控中心的职员,男性,55岁,在常规查体时,发现肝上长了个小肿瘤,当时不足2cm。极度的恐惧迫使他多次就医,到过山东省肿瘤医院,经过专家会诊,肿瘤长在大血管旁边,不适合手术,于是回到烟台,在某医院做放疗。积极的治疗后肿瘤得到有效的控制,但是他的肝脏却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因过度放疗导致了肝脏碳化,两个多月后他死于肝昏迷,过度的治疗害死了他。
  还有一位靠做水产生意赚了大钱的老板,在确诊为肝癌后因肝功能受损不能手术,于是在医师引导下服用多吉美(又名索拉菲尼),这是一种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治疗肝癌最为有效的药物。用世上最好、最贵的药治疗自己的病,这让患者颇感自豪与欣慰。这药像是他的救命稻草,服药一周后出现了大片难以忍受的药疹,接着肝功能进行性恶化,再随后腹水来临,这些令他痛苦万分,但他始终不愿停药。生命终结前一天,他的记忆里还有吃药一词,前前后后折腾不足三个月的时间。遗憾的是,至死他也没有过上那种有疗效感受的日子。更不幸的是,多吉美所致的不良反应他却没有错过,生命没有质量可言。
  老家东平的一位副县长,不幸患肺癌,受到县领导们的高度重视,住进北京的一个权威肿瘤医院,放化疗全做了,半年的时间就死了。有机会遇到了县长,就聊起此事,我说:“副县长我从小就认识,我上初中时,她在我们村插队当干部,我回国创办医院时,她是县卫生局的局长,我们当尽力挽救她,如果在我们医院治疗,不至于过早等离世,经我治疗过的病人少说也能活3—5年,多的能活十几年的。”县长就打断我说:“保法,这级的干部要的是待遇,到北京治疗了,我们是尽心了,如果只在你医院治疗,她活三五年再死,也会有人抱怨。”
  以上的事例,可以看出病人的心态和错误的选择,过分地相信和应用传统医疗也会害死人的。
  如果患有不可治愈的绝症而被反复抢救,并且在极为痛苦的状态下延续生命,直到器官完全衰竭而死,这是个误区,这应该不是患者所期待的一种“善终”。
  几乎所有的医务人员在工作中都目睹过“无效治疗”。所谓的无效治疗,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采用一切最先进的技术来延续其生命。病人气管将被切开,插上导管,连接到机器上,并被不停地灌药。这些情景每天都在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CU)上演。
  我认为,肿瘤患者到了生命的终结阶段,过度抢救对于病人是没有意义的,最好的是做临终关怀。临终关怀的初衷是让病人减少痛苦,坦然地走向生命的终点。临终关怀虽不能使病人的死亡提前或推后,但却可以尽可能地让病人减少痛苦,坦然愉快地走向人生的终点。
  临终关怀和过度医疗相比,更要注重为病人提供舒适和有尊严感的临终关怀,让他们能安然度过最后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有人研究发现,生活在临终护理所的终末期病人比患有同样疾病但积极寻求治疗的病人活得更久。临终关怀是对临终病人和其家属进行的全面护理程序,它涵盖了生理、心理、社会、精神的需要,一直持续到病人离世。
  面对癌症,肿瘤医师们大多是被闷在癌症“黑洞”里,他们也感到很困扰,我也不例外。我们要在困扰中寻觅最有可能性或是最有效的方法。病人和家属也需要记住这一点,对患者治疗有效的方法就是科学的,没有效的方法不管有多么好的理论基础,对患者来说就是不科学的,就要转变思路,寻求一种适合患者病情的有效方法。
    “缓释库”疗法成功应用临床20年,为肿瘤患者成功治疗四万一千余人次,临床有效率达到80%,创造出一个个生命奇迹。
    温馨提示:癌症发现后,接受正规治疗才是最关键的,这样才能更好的避免病情进一步加重。“缓释库疗法”是目前癌症治疗疗效显著的治疗方法,如有疑问请拨打0531—69929205专家热线,我们会为您提供专业的医疗服务.
        济南保法肿瘤医院 职工医保、新农合、定点医院
如果您还有其他问题需要了解可以点击在线专家进行咨询

医院介绍更多>>

我院是由留美肿瘤专家于保法教授创办并拥有中、美、澳三国国家专利技术的非营利性肿瘤专科医院...[详情]

来院路线

院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来院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咨询热线:0531-69929205 400-613-1120

乘车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注:网站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的根据,就医请遵医嘱。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