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患者关注 >

自传《黑洞与阳光》连载(三十)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1-02     点击在线咨询
 
标签: 保法肿瘤医院 缓释库疗法 于保法教授 肿瘤治疗 分类: 自传
3.7学以致用,不断探索,为的是肿瘤患者们
  1998—2000年这段时间,我把重点放在了肿瘤内缓释药物的研究。在济南留学生创业园建立了实验室,做了大量的动物实验,以及组合药物的肿瘤内代谢动力学方面的研究,证实了这种组合确实能够使抗癌药物在肿瘤内缓释,控制肿瘤的生长确实有效,临床上也见到明显的效果。
  2000年6月22日,经专家鉴定“缓释库疗法”达国际领先水平。专家鉴定是一种认可和鼓励,本来想申请省里的科学成果奖,后来一想,其中有一部分鉴定专家是应我邀请而来,如山东的陈丽,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王绿化、李晔雄,若以此申请拿到了成果,恐被人指责不太真实,于是我放弃了。其实那时间,省科技厅董昭和厅长和石厅长都认为完全可以申办,是我自己压了下来。说实在的,我也想啊,但是我觉得对待科学,严谨为上。
  1999年2月17日,我申报了专利,2004年、2006年分别拿到了美国、中国的发明专利。
  在实验室充分研究了缓释库药物的机理,大量的动物实验充分显示有疗效,组方合理。西医西药讲究联合应用,配制应用,在肿瘤用药当然可以联合配伍,使不同的药物发挥不同的作用,起到联合杀伤肿瘤的作用,就是最合理的用药,因没有人做这方面的研究,我就显得突出。放疗、化疗剂量增加就有副作用,剂量小了,就没有杀伤肿瘤的作用,我们使用“缓释库”对肿瘤局部治疗,把整个肿瘤杀伤,最大限度减小了肿瘤的负荷,这时就可以使用小剂量的化疗,消除全身潜在的肿瘤,不像常规化疗,目的就是杀伤大的肿瘤,结果给病人带来了大的毒副作用。
    我明白我的研究方向不是主流研究方向。我一个小医院如果跟随大的主流方向走,肯定在后边,要落后的,必须有所创新、另辟蹊径才能有所作为,有所推进,有所应用,才能彰显一个留学回国大夫的见解。十五年了,这个研究方向是对的。
  回国后就是带回了一个不一样的概念,整合医学,有机地、合理地将各种有效治癌办法融为一体,最大限度地杀伤肿瘤,保护正常组织不受伤。“缓释库疗法”就是在这样一个理念基础上发明的,有外科式的穿刺操作,有计算机断层扫描(CT)、超声(B超)影像的定位,有几种药物共同注射于瘤内,形成缓释药物仓库,使药物缓慢释放,来杀伤肿瘤细胞,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这是一种中医式的理念治癌,祛邪不伤正,不但关注肿瘤,还注重人的整体,这样的理念和思想,被好多学者充分地理解和应用,成为一个癌症临床治疗的指导思想,应当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由于氧(O2)是至今最好的放射增敏剂及化疗增敏剂,如何提高血氧饱和度又成了我的一个研究。经过三年的努力,三氧(O3)治疗仪终于在济南研制成功,并得到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文。在放疗和化疗的过程中,通过三氧(O3)治疗仪,使患者血氧饱和度提高到85%—95%,提高了放疗、化疗的效果,提高了疗效。当然,由于使用最有效的局部治疗(我们称作活化放疗、活化化疗),局部效果就很难直接看出来,但病人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复发减少了,也就是延长了生命。这套理论与实践,至今也没有人提出质疑和发表反对意见,对病人的整体治疗是很有帮助的,成为治疗的一部分,融合到治疗之中。
  冷煎中药这个概念也是我经过认真思考后提出的。中医药博大精深,历史悠久,跨越几千年,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作为文化,人们去研究它、欣赏它;作为医学,它有独特的优点,在治癌方面中国虽有大量研究,但效果难用数据表达,也就难于说服别人。我不是学中医的,但我深信中药一定能治癌,因为一些西医的抗癌药也是从中药里提取的。但中药制作并不科学,几乎所有中药都100度的水煮,就像涮羊肉,煮过后有效成分都变了性、变了质,特别是一些有机生物活碱,应当保持中药原有的活性,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中药的作用。我制备了一系列冷煎中药的装置,根据不同的癌症,辨证施治,使用不同的药方,制成不同的冷煎中药汤。我们做过动物实验,对冷煎中药抗癌疗效进行了观察和研究,确实有一定的效果,把中草药作为肿瘤的辅助治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做临床研究太难了,一般临床研究出成绩的少,大多是仅限于病例分析与分析案例,或某一新药一、二、三期临床观察。像我们这样做临床研究的,现在已经很少了,这是一个浪费时间、人力、财力的工作,为了解开癌症这个“黑洞”的密码,我成立了肿瘤研究所,有专门的研究生在做这项工作。我不甘心看着病人在痛苦中挣扎,有责任地去探讨、去研究,试图找出减少病人痛苦的方法。这么做,不是为了漂亮的论文,好听的理论,时髦的概念,癌基因、分子靶向、酪氨酸酶、抑癌基因(P53),我不做这些研究,我的肿瘤研究所是在研究已知药物的重组,配伍增效,减少副作用。
  动物实验室的研究,是按照目前最科学的方式,又具有创新的点子来进行的,一切都在规范中进行。
  对癌症患者的治疗研究不同于动物实验,对病人的研究要符合伦理道德规范,又要合情合理。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他们被疾病折磨着,我们应当积极为病人想办法,找措施,而现实医学在宝库中没有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特别是癌症,癌症中的并发症、突发症,不像感冒随手就能拿来药物,就有一定效果。癌症的痛苦,折磨着成千上万的病人,中国每年新发病300多万,多数处在晚期,现有的手术、放疗、化疗,多数效果不理想,几十年没有太大的变化,真是令人失望。
  对病人本身的研究,并不能随便地开展,要有原则性,世界上所有的癌症治疗都在做着研究,在研究中探索。在美国,研制出最新的药品,被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的药品,用在临床上了,对于癌症病人来说,仍是做研究,药品合法并不意味着就有效果,药品是科学地研制出来了,并具有相当的科学性,但有的药物临床应用有效率仅20%—30%,这说明,再科学的药品,用到病人身上其效果并不一定科学,疗效也不一定令人满意。
  我和一位从医60年的外科肿瘤专家徐泽教授都认为,临床肿瘤是一门新学科,也是一门落后的学科,不像数学、化学、分子生物学那样严谨,钉是钉,铆是铆,这个学科不是百分之百的科学,人们正在为之努力奋斗。
  肺癌是我们常见的一种癌症,有一些常规治疗的方法,比如放疗、化疗,有一定疗效,但效果不理想。为了研究我们的肿瘤内“缓释库疗法”,刚开始并不确定单独使用“缓释库疗法”能给病人带来多大效果,就同时做了常规的治疗,这样对于病人就比较保险和安全,老的方法有一定疗效,加上一种新方法,能增加其疗效,万一新方法效果不佳,也不会影响到病人的疗效。当然最终效果是互补的,增加了总疗效。这就是临床医学遵守的伦理。
  胰腺癌患者也是我们常见的病人,常规疗法几乎无效,甚至会缩短病人生命,极大的副作用使病人痛苦不堪,对于这种病人,我们就可以直接采取这种新疗法,其疗效还非常好,我们这样做是符合伦理规范的。
  当一些癌症病人手术后复发了,化疗无效,放疗也无效,一些病人不适合再做化疗、放疗、手术,这时是可以考虑选择其他疗法,是可以合情合理地接受一种新的疗法、新的治疗。
  当一些大医院不能再提供有效的治疗时,病人中总有一部分人不甘心放弃治疗,又不相信某些医院的解释,病人已经没有了治疗,该用的药也都用了,这些病人却还充满对生的渴望,四处求医问药,我的“缓释库疗法”就成了他们新的目标。对这些病人采取新的疗法,尤其是改变用药途径的探索,就符合伦理规范,合情合理又合法,不然这些病人就只能等死,失去了生的希望。
  然而却有一些专家说三道四,这违规,那违法,甚至将一种疗法说成是假药,当然这些专家并不真正了解我的“缓释库疗法”,知道一点儿的,也只是道听途说。我欢迎这样的专家到我的医院来参观,我会把我们疗法的科学性、实用性给以演示,更重要的是让他们看看我治疗病人的疗效,那才是我的骄傲。
  治疗癌症的研究在世界上最宽松,允许火、冷、酸、热等几乎任何一种方法,科学家及大夫所想的都用了,电子、光子、离子、透视(X光),质子的、化学的、电化学的,甚至到太空技术,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设备可以真正地攻克癌症。美国实现了登月,攻克癌症却还是停留在动物实验上,还花费了比航空航天更多的费用,中国在这方面的投资当然很不够,仅仅近几年才好些。即使投入得多了,真正用于研究治疗的经费也很少,多数的专家愿意研究基础理论,发表文章,发誓要赶超美国,暂时也赶不上, 赶上了, 又怎样, 美国也没有治愈癌症。
  癌症是世界的难题,人类的公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只要他想为攻克癌症方面做点什么,都是受欢迎的。他可以捐钱,可以投身到这场全球战斗中去。无论贡献大小、成功与否,都应当被尊重。
  癌症已经夺去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而且仍在每天都发生着。作为人类的一分子,作为一个肿瘤大夫,作为肿瘤医院的院长,作为癌症患者的儿子,作为誓与癌症抗争的良知学者,我愿意投入到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
  “缓释库疗法”能将抗癌药在肿瘤内缓释,并不是一种缓释剂,而是组合药中的成分与肿瘤组织相互作用的结果,一般人也是认为肯定有一种缓释药物,其实这就是发明的高明之处。
  这种治疗类似介入栓塞治疗,但介入治疗是有缺点的,当肿瘤没有大血管的时候,就无法实施介入,能实施介入了,那介入的抗癌药物必须与碘油混合成为一种乳化剂(油包水的剂型),才能注入血管分布于肿瘤。抗癌药物被包埋于碘油并不发挥抗癌作用,必须从油中游离出来才能有作用,出来了就游到全身,产生全身不适和恶心、呕吐等副作用。“缓释库疗法”克服了这一缺点,抗癌药物封存于癌细胞之间、癌细胞之中,直接与癌对抗,能直接发挥其抗癌作用,极少流入全身,所以没有全身的毒副作用,也就是我们说的“抗癌祛邪不伤正”的理论根据。我的导师斯奈尔·金和我在1990年就看到了介入栓塞治疗的缺点,我们才去研究它、改造它,才去创新和发明。
  斯奈尔的公司被卖掉后,他去了辉瑞公司专做临床肿瘤研究的总督,因为他懂临床又开发过药品。2006年我去了他的办公室拜见他,汇报了我的研究和下一步打算,他非常高兴。这项研究已显示出显著性的差别,应用的效果就是不一样,至今我们肿瘤治疗离不开肿瘤内的“缓释库”治疗,并把它作为综合治疗的核心,事实证明它是有效的、安全的。
  有了确切的疗效,大家都非常高兴,一些同行的朋友就说,你要发表文章才行,那样才能被认可,你参加学术会议才能让人家知道你,确实我也想这样做。
  我愿意接受朋友们的建议,发表一些文章让人了解,也让同行分享我的研究。于是,我组织了东平我们医院的大夫,首先签订了诚信状,发誓在整理病例的过程中认真客观,实事求是,绝不能弄虚作假,疗效好与差要客观反映我们的情况,确实我们也没有必要去造假数据,因为我们不靠这些文章吃饭,而是靠我们的信誉。疗效好,我们也得研究如何再提高,疗效差,我们更要研究怎么提高,因为癌症还没有真正能治愈的疗法。
  2002年经过四个月的整理,出了16篇文章,包括肺癌、肝癌、胰腺癌、冷煎中药、动物实验。建院四年能有这些文章也算不小的成绩,一个像样的地市级肿瘤医院,也很难在四年中完成这么多的文章。作为学者、知识分子,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研究成果,也算是一种享受,一种荣誉吧。(论文发表的详情见书后附件)
  我没有什么野心,只是想交流一下,互相了解一下,更想让抗癌的主力队、国家队了解一下我的抗癌思路、概念与方法。
  有一天,我遇见了协和的老师,正在办癌症杂志,也需要这方面的文章,经介绍双方都认为是件好事,正式接受了我们的文章,按照他们的格式又重新做了调整,他们也很认真地进行修改,连标点符号都用红笔标出,同时要我出发表费用,按他们提供的账号,我们一次性付了款,这事就等着发表吧!
  有一天突然接到杂志社电话,退款退稿,弄得我一时不知所措,一头雾水。协和母校办的杂志,接受了我的稿件,也收了发表费,不讲信誉,这不是协和的风格呀。我的母校,我的老师们,怎能拿学生辈开这种玩笑,母校不是都希望培养的学生有所作为吗?
  我追着问个究竟,就是不给答复,总得有个原由吧,杂志不是为了交流吗?是内容不行,还是格式不对,是研究方向不行,还是方式、方法不对,要给予指点一下吧。什么都不答复,至今也没有给出一个理由,就是这样霸道。
  我始终觉得,观点不同可以交流,相互探讨,在科学的领域里没有完人。创业者兼做学问就很难顾全,顾了这头就忘了那头,很难两全其美。我总认为肿瘤内治疗当属于非血管性介入治疗,不属于放、化疗范畴,应当属于一种新的靶向治疗的范畴。不管怎样,我还需继续探索、继续研究,只要病人有疗效,其他都无所谓。
  医院里的医生们都坚持要发表这些文章,他们将来晋升职称要用论文,我联系了《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16篇文章同年发表。论文发表了,既没有给我们带来光环、荣誉,也没有给我们带来负面影响,只是供同行们在学术上参考,就是在北京发表了也如此。
  2006年,我和我的研究生深入做了免疫制剂在肿瘤内缓释化疗中作用的研究,虽是动物实验方面的研究,却有创新,免疫治疗与化疗巧妙的结合,能够激发人体的自我免疫能力,控制潜在的癌细胞。我投稿给北京的《中华肿瘤杂志》,却被退稿。我当研究生的时候就在《中华肿瘤杂志》发表过文章,而今留学了多年,又研究了十几年,我的水平肯定比当年要好些呀,而且我的这些研究在中国很少见,我最全面、最系统地在这方面作了研究,怎么就不能发表?我的研究生赶快投稿《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论文如期发表了。
  这两件事让我对崇拜的专家有些失望了。
  国家号召创新是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具体到肿瘤界就不允许了,谁也没有真正攻克癌症,我的母校老师和同学们也没有,我也没有,我只是以我个人的力量做了这么一点研究,没必要这么压制。2006、2008、2010、2011四年里,我的论文摘要都发表在美国美国癌症研究学会(AACR)、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了,这说明我的研究有一定水平吧,并不是一分不值,而国内的刊物为什么就容不下我的文章?这也是肿瘤界的又一个怪点。不怪有人诋毁我、压制我,有些原因确实在我,回国这么多年,只愿意和已经成为朋友的专家交流,没有刻意去交际和笼络学术圈的专家们。
  我经常参加美国的肿瘤会议,每次会议都有所收获。刚回国时,参加了几次全国的肿瘤会议,感觉有点失望,广告太多,学术会议简直就像产品交易会。有时听得不耐烦了,就经常提出一些问题,算得上是质问讲课者了,比如一次肿瘤会上,那人讲了康莱特治癌,通过抗癌基因抗癌,我问有没有分子生物学的证据?没有。没有怎么能说中药康莱特抗癌的机理是抗癌基因?因为当时癌基因这个词很时尚、时髦、具有吸引力,他们就引用这个机理,当生物芯片时髦时,他们就引用生物芯片、蛋白质芯片。
  这样胡编乱造,竟没有专家来指正,没有严格审阅,更遗憾的是竟然绝大多数大夫听得津津有味,似乎学到了科学。反过来再用这些机理、时髦的名词去说服病人及家属,推销他们的药品,这起到了什么作用?简直是药害呀!
  我并不怪这些医生,他们多数没有系统学习过很深的分子生物学,大都是医学院毕业的医学生,他们更没有进行过分子生物学的研究和实验。可恨的是,有人理解分子生物学,但他们并不坚持真理,因为药厂出了赞助费,就不阻止这种行为,而且并不在意这些谎言有可能误解成真理。
  金钱万能渗透进了学术界,渗透进了肿瘤临床界。仅仅是学术还好,不关老百姓的事,但肿瘤临床界就坏了,因为肿瘤临床连接着成千上万的肿瘤病人,他们要为腐败埋单,倒霉的是癌症患者,受益的是癌症大夫及其药厂、药商、药物代表们。
  所以我就很少再去参加这样的学术会议,国际会议一定要参加,要知道一些新进展。参加会议当然还可以认识一些朋友,但我这人有点怯生,熟了就很熟,不熟就不主动去熟,有点君子不结党的样子。
  当然,美国的肿瘤会议也有药厂赞助,但会议学术是真的。
 “缓释库”疗法成功应用临床将近20年,为肿瘤患者成功治疗四万一千余人次,临床有效率达到80%,创造出一个个生命奇迹。
 温馨提示:癌症发现后,接受正规治疗才是最关键的,这样才能更好的避免病情进一步加重。“缓释库疗法”是目前癌症治疗疗效显著的治疗方法,如有疑问请拨打0531—69929205专家热线,我们会
为您提供专业的医疗服务。
济南保法肿瘤医院 职工医保、新农合、定点医院
如果您还有其他问题需要了解可以点击在线专家进行咨询

医院介绍更多>>

我院是由留美肿瘤专家于保法教授创办并拥有中、美、澳三国国家专利技术的非营利性肿瘤专科医院...[详情]

来院路线

院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来院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咨询热线:0531-69929205 400-613-1120

乘车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注:网站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的根据,就医请遵医嘱。

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