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典型病例 >

美国9岁睾丸癌患者生活21年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4-13     点击在线咨询
        “我庆幸找到了这位中国医生”
 
        当我们听说在中国治好了睾丸癌的美国男孩安德雷斯和专程来接他回国的父亲到了济南舜耕山庄后,我们提着电脑、背上摄影包匆匆赶去。
        我们和科兰夫妇握手问好,却不见了小男孩。他的妈妈叫了一声“安德雷斯”,我们才看见一个抱着白色小熊玩具的男孩正在大厅里跑来跑去,与刚刚认识的一个小朋友踢皮球。听说我们是新华社记者,安德雷斯的爸爸说:“非常感谢中国医生让我有了一个新的儿子。”
        是啊,20多天前,当山姆把身患癌症的儿子送到中国的时候,小家伙睾丸上的恶性肿瘤有3×2厘米大,由于长期大剂量的放化疗,头发已经全都掉光,皮肤发黄,还时常恶心、呕吐,身体十分瘦弱。
         而现在,接受“缓释库疗法”仅仅20多天后,站在他面前的安德雷斯脸色红润,长胖了几斤,又新长出一层密密的黑发。安德雷斯告诉记者:“我喜欢黑头发,这是中国医生给我的头发。”他的妈妈说:“这是中国头发,是在中国长出来的头发。”
        基本康复了的安德雷斯是个十分顽皮可爱的孩子,在父亲前后左右又跑又跳,而且已经会说几句中国话。“很长时间没看见他这样调皮了。”山姆说
        关于小男孩的病情,主治医生于保法告诉记者,通过检查发现癌细胞已经全部坏死、液化,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药物辅助治疗,就可以把坏死的癌细胞全部排出体外,小安德雷斯已经可以出院回国了。
        “这真是一个奇迹。”这些天一直陪着安德雷斯接受治疗的母亲内莉说。
        安德雷斯?科兰出生于南美洲的厄瓜多尔。1997年,母亲嫁到美国与山姆重组家庭,安德雷斯也随母亲来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可就在他们母子到美国5个月后,安德雷斯突患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经过了两年半的大剂量化疗后,病情得到了控制。可是不久又患了睾丸癌。安德雷斯接受了放、化疗,用药是常规剂量的两倍。三天时间头发就全部掉光。
        眼看儿子身体越来越虚弱,科兰夫妇四处寻找其他治疗方法。就在这时,他们碰到了刚刚从中国治病归来的朋友Stelay。Stelay也是睾丸癌患者,刚刚在中国接受了“缓释库疗法”,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在Stelay极力推荐下,科兰夫妇又在网上搜集了大量关于“缓释库疗法”的资料,并与这一疗法的发明者中国留学生于保法取得了联系。
        “我庆幸找到了这位中国医生。”山姆说,“这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对儿子来说是个最好的选择。”三天前,是小安德雷斯的9岁生日,在生日晚会上,一家三口与中国医生于保法拥抱在一起,安德雷斯给于医生一个亲吻。“健康是你送给安德雷斯的最珍贵的礼物。”山姆说。
        中国医生越洋作证美国男孩来到中国
        许大同来美8年了,有一天,5岁的儿子因病接受了刮痧治疗,许大同却被美国警方指控为有暴力倾向,并被剥夺了监护权。当美国律师亲身体验到了中国的古老医术刮痧以后,这场误会才算解除了。这是前不久电影《刮痧》中的故事。
        现实和故事有时竟是那样惊人相似,当许多中国人对电影中美国那种“不近人情”的法律大惑不解时,真实的《刮痧》情节就发生在美国男孩安德雷斯身上。
        科兰夫妇无法接受美国医生长期大剂量化疗给孩子身体造成的损伤,提出到中国治疗,这下惹恼了美国医生。他们以科兰夫妇“不给孩子进行正规治疗,有违社会公德和联邦法律”为由,将安德雷斯的父母告上了法庭。美国社工随即在警察的帮助下要强行将孩子带走,内莉只得连夜驾车带着安德雷斯逃出家门。
        法庭听证胜诉无望
        山姆说,在美国的文化和法律背景下,这样的听证会局面几乎就是一边倒。因为在观念上没有几个美国人会对中国的治疗方法表示认同,而且在法律上也没有可以援引的案例支持。更棘手的是这个案件事关儿童,在美国,只要有些机构不信任你对孩子的待遇,你有关孩子的所有举动就会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听证会上,美国医生非常激动,指控科兰夫妇不给孩子进行正规的治疗,申请法庭剥夺科兰夫妇对孩子的监护权,将孩子交由社区少年儿童保护中心监护,并继续接受化疗。
        山姆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如果输掉这场官司,要么就得把孩子给他们,可能化疗两三个月以后死去;要么他的夫人就带孩子逃走,从此永远失去在奥兰多生活的机会。因为美国移民局刚刚通知内莉去做公民面试,此时正是非常敏感的时期,要想家庭团聚,山姆也只好放弃在奥兰多的产业离开。
        在这种情况下,山姆要赢得案子几乎没有一点希望,唯一的希望就是请远在中国的于保法教授来美国出庭作证。
        中国医生征服美国精英
        山姆再次通过电子邮件与远在中国的于保法教授联系,谎称邀请他来会诊。8月7日,于保法到了美国,山姆闭口不提案子的事情,直到开庭的头天晚上,才说要上法庭。事后山姆解释说:当时这样做是“怕吓着他,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突如其来的请求确实让于保法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他曾在美国呆了多年,但对美国的法律还不太了解。然而如果不出面,这个官司打下去几乎没有意义,更重要的是事关小安德雷斯的健康甚至生命。
        8月15日出庭那一天,山姆夫妇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内莉带着孩子躲到离家50公里以外的一个宾馆里,打好了行李箱,随时准备逃跑。内莉说,如果输了,她就先带孩子回厄瓜多尔,然后再曲线来中国。山姆告诉记者,“美国医生说,如果你让中国医生治疗,孩子两个月就会死掉。而我想,如果让美国医生治疗,孩子两个月就会死掉。因此,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送孩子到中国来治病。”这次开庭,在美国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因此吸引了许多美国医生前来旁听,法庭气氛异常紧张。美国医生的陈述再一次强调他们的治疗在世界上也是标准的。
        面对众多金发碧眼的美国医生,于保法这个法庭上唯一的中国人首先声明,“我来不是为证明美国的方法不好,美国有很多我的老师,我的很多知识和成绩都是在他们的支持和帮助下获得的。我只想证明我们的方法更有效,中国一直提倡中西医要结合,不要敌对……”法庭气氛逐渐缓和下来,法官和美国医生认真听着于保法的讲解。借此机会,于保法援引大量病例证明了化疗在治疗的同时对病人造成的危害。
        于保法作为“秘密武器”出庭作证是对方始料不及的,他洋洋洒洒讲了四个小时,他的“缓释库”治疗癌症的理论,让包括美国医生在内的所有人都听得聚精会神。
         一周以后,判决结果出乎山姆的意料,法官批准了他们赴中国求医的要求。这个案子的赢得,同时开创了美国佛罗里达州历史上的先河。从此,美国法律中又多了一个可以被援引的案例。
如果您还有其他问题需要了解可以点击在线专家进行咨询

医院介绍更多>>

我院是由留美肿瘤专家于保法教授创办并拥有中、美、澳三国国家专利技术的非营利性肿瘤专科医院...[详情]

来院路线

院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来院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地址:济南市槐荫区济兖路528号(旭尊中医院内4楼)
咨询热线:0531-69929205 400-613-1120

乘车路线:市内乘坐78路公交车到朱庄中心医院下车即可。

注:网站内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的根据,就医请遵医嘱。

济南西城医院

免费咨询
免费电话

0531-69929205

×